取消
  • 最近搜索
  • 热门搜索

清除最近搜索
换一批

荣昌双河街道高丰村:生态农业产业链上的推手

荣昌双河街道高丰村:生态农业产业链上的推手

城乡统筹发展网-乡村振兴杂志记者 胡霜玉

2019年2月,村集体经济组织康犇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的成立,把高丰村带上了发展循环生态农业之路,“猪—沼—竹”产业链环环相扣,成为了当地群众的“致富环链”。

长期以来,养殖业的发展与生态环保间的冲突是个老大难问题。如何提升养殖业的附加值和含金量,努力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双河街道高丰村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发展村集体经济,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带动村里产业快速发展。

污染物变宝

高丰村有双千公路、双麻公路、双油公路贯穿全村,交通便利,自然生态好,是发展种养殖业的好地方,该村曾获得“首批全国农村幸福社区建设示范单位”称号。2012年国家现代畜牧核心区落户该村,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重庆天兆猪业有限公司等龙头企业相继落户入驻。

随着生猪产业的壮大,企业与村民间的矛盾也日益凸显。“特别是夏天,一走近猪场,臭味刺鼻,蚊子、苍蝇成群。”70岁的刘俊超说。“来投诉猪场环境卫生的老百姓,多到可以把村办公室大门堵住。”高丰村党支部书记陈增祥说。

日泉农牧公司、天兆猪业公司作为该村两大生猪养殖龙头企业,养殖生猪达三万余头,存栏三万头生猪每天可产生360吨粪污。全村生猪养殖年产粪污近15万吨,粪污成了当地农业面源污染的“祸首”,村民与企业矛盾不断加剧。如何推进畜牧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废弃物改善农村居民生产生活环境及土壤地力,治理好农业面源污染?推进企业畜牧粪污绿色化处理是关键。

▲ 经沼液灌溉的农田

为践行绿色发展理念,高丰村龙头企业将粪污固液分离,固体粪便加工做成有机肥料,液体部分抽往高位蓄水池储存发酵,产生的沼气用于发电,沼液则可灌溉农作物,提供土壤肥力。粪便的循环利用,让原本臭气熏天的粪污变废为宝。由于该村生猪养殖规模巨大,粪污绿色化处理后,产生的沼液如果不及时输出灌溉,存储则是又一大难题。“为什么不用来浇灌麻竹?而且麻竹施肥又没有季节性要求。”在村委会上,陈增祥与其他村干部讨论着。陈增祥学的是畜牧专业,毕业后他在双河街道经营兽药,做饲料生意,有经济头脑,人脉广。2016年他通过村干部竞选,被聘任为高丰村的党支部书记。一直以来,他带领村干部积极思考如何利用村集体经济将高丰村地种养殖业联系起来。

高丰村耕地面积3775亩,退耕还林面积2302亩,主导产业除养生猪外,还积极引进大户种植麻竹4000余亩。麻竹的竹笋、竹叶、竹竿都能卖钱,一竹“三用”。“双河从2003年引进麻竹,9个村社都在大面积种植。”双河街道农服中心郑开志说。麻竹是一种速生树种,适应性强,易栽植、成活率高,具有生态效益良好的特点。目前,高丰村村民家家户户都在种植麻竹。

为解决厂地矛盾,并推动当地麻竹产业的发展,2019年2月,高丰村结合自身实际决定开展沼液异地资源化利用项目,成立了重庆市荣昌区康犇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

▲ 雨兆合作社麻竹种植基地

康犇变奔康

利用上级拨付的50万启动资金,高丰村订购了容积为9立方米的东风天锦吸污车3台,并与日泉农牧等企业签订运输协议,按每立方米20元计算,帮助企业将沼液通过运输车灌溉到麻竹林基地、村民田地。

“以前我们都是直接买肥料,现在基本不买了。需要沼液的时候,直接给康犇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打电话,他们免费帮我们运输沼液,直接灌溉到麻竹林。”高丰村麻竹种植大户雨兆合作社负责人张金亮算着一笔经济账,“去年,我们大概节约了50多吨肥料,以前靠人工施肥,加上人力成本,折算成现金,康犇合作社帮我们省了30万余元。”

不仅如此,经沼液灌溉的麻竹,竹笋亩产量从800斤飙升至1500斤,竹竿平均重量从80斤上升至120斤,麻竹产量翻倍,质量提高,每亩麻竹可增收400余元,康犇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给村民们带来了看得见的利益。

至今,康犇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共运出沼液16558立方米,共计收入33.116万元,实现纯利润近16万元。今年,陈战马、王贵芳等20户脱贫户,还获得了村集体经济的分红,“猪场不臭了,我种粮食也不需要买肥料了,今年我们家还分到了100元。”王贵芳笑呵呵地说。

为提升各方面积极性,合作社还设有奖励机制。“我们采取‘村社干部+本土人才’的方式负责合作社运转,通过‘订单+提成’鼓励大家‘走出去’拉生意,两名吸污车司机按单按小时提成。只有和每个人的利益挂钩,合作社才能长效运行。”陈增祥说。

为了扩大经营范围,经村委会讨论,合作社已购入徐工60挖掘机一台,今后可实现麻竹种植机械化。在不断为村民谋福利的同时,合作社还能赚钱。在成功探索出“猪—沼—竹”的循环模式基础上,高丰村的村干部们又在策划“猪—沼—稻”循环种养模式,在发展生态农业道路上大步前行。

来源:搜狐


上一条:肃州区签订富硒生态农业建设项目

下一条:没有了